周大福珠寶2019財政年度同店銷售增速放緩的現象引起市場關注

繼2018年12月31日的第三季度同店銷售首次下滑后,周大福珠寶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周大福珠寶”)2019財政年度同店銷售增速放緩的現象再次引起市場關注。

周大福珠寶在業績說明會上對外聲稱,2020財年計劃于內地再增500個線下門店。對此,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此舉意味著在多元化跨界布局取得一定成效后,周大福擬通過增開加盟店的方式兩條腿走路,“拯救”主業。

e4b5903fecb815509422a57ecaa3059c.jpg

珠寶業務同店銷售下滑,“攤大餅”增加加盟店保業績

近日,周大福珠寶公布了2019財政年年度業績,期內營業額為666.61億港元,按年增長12.7%。其中,內地市場收入增幅為15.3%,由368.045億港元增至424.320億港元;港澳市場營業額增幅8.4%,由223.519億港元增至242.289億港元;全年溢利45.77億港元,上升11.8%。該公司在財報中表示,業績增長主要受惠于新增零售點及黃金產品的強勁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2019財年,周大福珠寶中國內地及港澳市場同店銷售增速均有所放緩,內地市場同店銷售增幅3.4%,較2018年放緩4.6%。內地市場同店銷售增幅,主要因黃金產品和鐘表產品客單價上漲,并刺激兩大類別同店銷售分別增長6.2%和4.7%。

數據顯示,周大福珠寶內地市場全年同店銷量下滑3.3%。對此,該公司解釋稱,銷量減少的原因系平均售價上升導致。具體來看,黃金產品期內客單價由3900港元增至4400港元,鐘表產品客單價由14600港元增至16300港元;鉑金/K金則維持1700港元客單價不變,珠寶鑲嵌首飾客單價由6600港元輕微增至6700港元,該兩大類別同店銷售分別下滑0.8%和1.4%。

同時,記者查詢發現,該公司港澳市場同店銷售增速由2018年的10.2%降至8.7%。在客單價上,港澳市場上年黃金產品同店銷售勁增14.4%,客單價由7300港元增至8200港元,增幅為11.6%,為該地區同店銷售增長貢獻最多。不過,自2018財年二季度起,高端產品消費意欲被削弱,珠寶鑲嵌首飾平均售價有所下滑。受益港澳市場游客大幅增加,周大福珠寶2018年該地區門店客流量有4.8%的增幅。

對此,周大福珠寶集團主席鄭家純在業績說明會上表示,港澳市場同店銷售增速放緩,主要是因為去年上半年基礎高,且公司對當前財年預期審慎樂觀。

而周大福珠寶上半年業績也確實亮眼,在截至2018年6月底的第一財季內,該公司在港澳零售額同比大漲21%,同店銷售額增幅為26%;中國內地零售額同比上漲11%,同店銷售則錄得4%的增幅。在截至9月30日的三個月內,其內地銷售額同比大漲15%,同店銷售增幅為6%;港澳銷售額增幅則達25%,同店銷售增幅為23%。

只不過,這一業績增長并未能持續。該公司公布其截止2018年12月31日的第三財季主要經營數據顯示,期內中國內地表現符合預期,零售額增長1%,但同店銷售額下跌7%;港澳零售表現則遜于預期,零售額下跌1%,同店銷售額下跌6%。季度同店銷售亦首次出現下滑,而本次的增速放緩,則是上年第三財季下滑的延續。

對此,鄭家純表示,未來會繼續于內地吸收加盟商,加快次級城市的開店速度,2018年全年凈增549個銷售點至3134個,其中539個位于內地。同時,周大福珠寶稱2020財年計劃于內地再增500家,港澳市場預計凈增6-8個。

業內人士向記者指出,自2014年以來,周大福珠寶的業績便開始走下坡路,雖然2018年有所緩解,但是該公司正在通過增加加盟店的方式來“自救”。本次宣布加大內地市場開店力度,將渠道下沉至鄉鎮市場的行為,也是受同店銷量下滑和放緩的影響。

周大福珠寶相關工作人員在回復記者的采訪時也聲稱,中國2019全年GDP增長目標定于6-6.5%,而2018年GDP增長6.6%,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珠寶首飾零售額同比增長7.4%,反映出珠寶首飾的內需仍然殷切。“內地城鎮化發展持續加快,造就中產消費力不斷壯大,當地消費者購買力上升帶來巨大商機。”

此外,記者查詢資料獲悉,2014年-2018年,周大福珠寶的營業額從774.1億港元下降到了591.6億港元,下降幅度為23.6%。而作為其核心主戰場的內地市場,營業額也是從421.5億港元直降至368億港元,下降幅度為12.7%。

然而,在傳統門店珠寶業務遇到瓶頸的時候,電商業務卻成為了周大福珠寶意外的收獲。數據顯示,截至2018財政年度,該公司電子商務業務快速增長,錄得73.2%的強勁升幅。

業內人士向記者分析稱,電商業務有金融基因,或許正是看重電商業務的潛力,周大福珠寶將目光瞄準了與之有密切聯系的互聯網金融行業。

金融版圖越畫越大,主業存變更風險

記者查詢資料獲悉,周大福投資有限公司為周大福企業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后者實際控制人為鄭家純,周大福珠寶主席。而如今的珠寶大亨,產業布局早已不僅僅局限于珠寶零售行業。

資料顯示,周大福集團主要由兩個公司組成,專注投資業務的周大福企業有限公司和經營周大福品牌珠寶首飾生意的周大福珠寶(周大福珠寶集團有限公司),后者是香港上市市值最大的珠寶公司。

而周大福企業有限公司總部位于中國香港,在物業、基礎設施、百貨、服裝零售、油氣勘探、環保產業等領域均有布局,同時也擁有對應的港股上市平臺。

記者查詢天眼查了解到,2015年初,周大福珠寶以近1億美元參與拍拍貸C輪融資,宣告進軍互金行業;同年,又斥資6000萬美元參與小贏理財A輪融資;2017年底,入股四川錦程消費金融,成為持股25%的第二大股東。

而在2019年元旦,尚未完工的天津周大福金融中心高調進行燈光秀,吸引眾多游客駐足拍照。

同時,周大福還利用其主營珠寶業務優勢,跟業內多個金融機構開展過消費分期合作。

資料顯示,周大福于2016年曾聯手微眾銀行開發了一款線上珠寶分期產品“微福貸”,授信額度不能提現,僅供用戶在周大福線下門店購買珠寶時使用。但是到了2017年下半年,這款產品還未廣泛傳播,便完全消失了蹤跡。

為了控制支付產品,目前周大福珠寶有部分線下門店與一家名為“寶分期”的珠寶分期平臺進行合作,在線下門店引入其分期業務。

除此之外,周大福還在謀求金融牌照。2017年7月,周大福通過旗下子公司完成對北京華瑞富達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購,曲線拿下支付牌照。次年2月,又通過旗下周大福金融控股(中國)有限公司,全資設立了中鑫國信融資租賃(珠海)有限公司。

一家互聯網金融信息服務平臺創始人對記者表示,“支付寶、騰訊財付通都是因為擁有支付牌照才可以控制支付產品,而擁有自己的支付體系,可以使用戶體驗感增加,這也是為什么美團一定要收購一家擁有支付牌照公司的原因。”他表示,目前全國只有200多家企業擁有支付牌照,而現在,隨著國家管控的嚴格,支付牌照已經很難申請下來。

記者查詢資料獲悉,中國的支付清算有兩套體系:中國現代化支付清算系統和第三方支付清算系統。當消費者去ATM機取錢時,用的是央行的CNAPS(中國現代化支付清算系統),使用支付寶付款時,用的則是第三方支付的清算系統。而周大福布局的正是第三方支付清算系統。

該創始人指出,在珠寶消費場景中加入消費分期、信用貸款等產品的做法,很可能反哺周大福珠寶銷售主業。

早有野心,暗布牌照業務的周大福旗下已經囊括了消費金融、第三方支付、融資租賃等多個金融牌照。為此,周大福甚至還引發了上交所的關注。2018年11月13日,上交所下達監管工作函表示,周大福投資應及時完成公告要約收購ST景谷報告書所需的內外部流程,啟動要約收購實施工作。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向記者表示,周大福集團并非上市企業,因此旗下兩家公司在業務劃分上并不需要特別明確,集團本身在香港有較完善的金融業務,此次周大福珠寶布局互金領域,是因為其在內地存在知名度,因此適合“打前站”,未來不排除將金融業務分割出去的可能性。

除了布局互金領域,周大福還在網絡商業情報產業、博彩、新型醫療、能源、地產等多個領域斥巨資布局。

2017年3月,香港周大福以31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澳洲能源巨頭ALINTA。作為西澳最大的電力零售商,ALINTA控制著西澳85%的零售能源市場。在業內人士看來,澳大利亞能源和公用事業資產對外國買家來說,非常具有吸引力,特別是電力零售商行業,在過去五年中因電價上漲,諸如ALINTA等電力公司業績飆升。

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周大福對金融業務極其看重,在傳統珠寶業務低迷的時候,金融業成為了新的增長點。但是諸如周大福與錦程消費金融之間的合作還有待觀察。因為持股最多的還是成都銀行,其余股東不一定有話語權。砸入300億港元后的周大福,在主營珠寶業務遭遇瓶頸時,正在通過增開加盟店、渠道下沉,希望通過“攤大餅”的方式提升業績。

沈萌則向記者表示,珠寶零售業在萎縮,年輕消費者更認可數字化營銷品牌,周大福珠寶持續開店的舉措并不明智。“因為同店銷量下滑,并不是偶發事件,開店意義不大,反而讓周大福珠寶進入了和其他品牌混戰的局面。


50
安徽11选5五码分布